首頁 >> 資訊 >> 行業資訊 >> 行業新聞 >> 正文

2019醫美行業“三變三困”,該如何打怪升級?

2019/1/9 15:11:42  

當顏值經濟成為了普世追求,變美已不是年輕女生的“特權”。這一趨勢帶火了過去2-3年間一波醫美平臺的發展,然而在過去的一年里,除了自身的業務升級,在“霸主”爭奪的路上,新氧、更美、悅美等醫美平臺也都不肯松一口氣。打造醫生IP、協助多點執業、開設診所、設醫生集團……各家方向不盡相同,醫美平臺的賽道還是好不熱鬧。

緊抓社區和電商的醫美APP們,開始拓品類、建平臺,一邊奔跑,還要隨時“提防”競對的超越和模仿。可幸的是,這一賽道的玩家已經跑出了梯隊,并將后者遠遠甩在身后。

很明顯的是,2019年這場激戰仍將繼續。玩家們所處的社會環境和行業環境正在悄聲無息地變化,一方面給其發展提供了鋪墊,另一方面也別“高興太早”,醫美行業還需安心度過一段“嚴寒”。

行業形勢三變

從技術的革新來看,醫美行業在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鏈等新科技和消費升級的催化下逐漸發酵;從政策層面,國家多點執業、自由職業的放開為醫美項目的操刀醫生提供了更加廣闊的發展空間,社會辦醫風潮也讓診所、醫生集團業態如雨后春筍;從社會群體演進來看,她經濟和90后消費群體的崛起,注重體驗式消費和個性化消費推動了醫美站上消費醫療的制高點。

億歐大健康認為,2018年的醫美行業受到新技術、社會環境影響最深,此外,諸多跨界玩家的入局也讓行業更加多元化。

1、AI二度賦能醫美

“AI+醫療”在2017年迅速升溫,并在2018年迎來落地之年。據億歐智庫發布的《2017人工智能賦能醫療產業研究報告》統計,截至2017年8月,國內成立的“AI+醫療”企業已達131家。而在醫美領域,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應用還沒有太多深入落地。新氧CEO金星曾對億歐大健康表示,這是由于醫美行業特有非標化、感性的特點,使得AI技術在醫美行業走得“落后”。

2018年,A(人工智能)B(區塊鏈)C(云計算)D(大數據)帶給醫美行業的變革已不止于互聯網醫療層面的智能顧問和面部檢測,甚至延伸到輔助醫美機構進行線下的選址。除此之外,3D打印技術的成熟也給求美者提供了更多選擇。

與疾病診療相似,在大數據和云技術支撐下,醫美消費者也有望擁有自己的“病歷”,經真實數據結構化和標準化后的數據,得以給醫美機構提供智能營銷的依據,也能使得消費者信息更加透明化。

2、“醫美”外延被重新定義


在醫美的分類中,除了類似割雙眼皮、隆鼻等外科手術類“侵入性”項目,還有一類為非侵入性醫療美容,更偏向于“生活美容”,包括超聲刀、熱瑪吉、無針水光等項目。據ISAPS 2017數據顯示,2016年醫美行業非手術治療量同比增長就達到10%,已超過手術治療量的8%增速。非手術類醫美正在不斷活躍進入人們的生活中,從20歲左右的年輕女孩,到5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群,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醫美項目。

醫美也早已不局限于面部的“調整”和皮膚層面的改善,從植發到腿部脫毛,從瘦肩針到女性私密養護,醫美已經不再是一種“談之色變”的行為,而成為了愛美人群中“改善生活品質”的一種方式。

不僅如此,醫美行為將會變得越來越高頻,作為醫療行業中消費屬性最強的一個細分,也呈現出類似從“治病”到“大健康”轉變的態勢。

以前,人們是出于“我想要隆鼻”的心態去做醫美,而現在更多的是將醫美視為養護類項目。“午餐式”醫美行為,成為了寫字樓之間的新風尚。在國貿上班的“愛美一族”徐小姐就深刻感受到這一點。“以前需要精打細算時間趕在節假日做醫療美容,現在和姐妹吃完午餐就可以去做個光電項目,下午上班不誤。”她說。

3、跨界玩家讓行業更“熱鬧”

不得不說,“醫美”的確是塊香餑餑。除了阿里、美團點評近年紛紛開啟醫美事業,包括華東醫藥、恒大、蘇寧環球、華邦制藥、國藥集團在內的諸多上市公司也開始搶食蛋糕。

這些玩家的跨界“姿勢”包括參股開設醫美醫院、參設醫美產業基金、收購醫美上游器械企業等等。例如2014年9月,恒大集團被媒體曝出并購韓國最大整形機構——原辰,并野心十足地在中國大陸地區擬投資3.57億元進軍整形美容行業;2016年1月,蘇寧環球旗下的子公司“蘇寧環球健康” 與韓國ID集團共同合資,在大陸開設多家整形美容連鎖醫院,進行醫療美容業務。同年7月,蘇寧環球健康又以4.5億元參設醫美產業基金,主要從事以醫美行業為主的股權投資業務。再如華東醫藥在去年收購英國醫美原料商Sinclair Pharma plc。

醫美市場三“困”

據新氧2018年醫美行業白皮書顯示,2018年中國醫美市場規模或達2245億元,同比增速27.57%,意味著未來會有上億人消費醫美。行業飛速發展下,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縫隙”。

首先,醫美機構的服務質量無法與行業發展增速所匹配。

這一方面表現為醫美機構里執業醫生的服務思維還未完全轉變,一些醫美診所和醫院的醫生,還“兼任”銷售的業務;不僅如此,還與“醫美咨詢師”有關。曾有行業人士告訴億歐大健康,在民營醫美機構的商業邏輯里,咨詢師收入是大于操刀醫生的。因為需要獲得“項目提成”,咨詢師在推薦項目的時候會處于不客觀的立場。

另一方面,還表現為價格體系的不完善。聯合麗格董事長李濱曾公開表示,醫美行業至今還沒有一個標準的透明的價格體系,在政策層面,也沒有完善的立法規范。

其次,醫美市場亂象還依舊存在。

無資質的醫美診所與從業人員、非正規渠道耗材依然充斥在市場中。中國整形美容協會民營醫美機構分會常務副會長田永成此前表示,合格的整容醫師必須要經過平均十年專業學習才能取得執業醫師證明,考取執業醫師證明后還要經過至少兩年的積累才能夠獨立操作美容項目。這意味著一位合格的整容執業醫師需要經過至少12年的學習和實踐。

根據新氧2018年醫美行業白皮書顯示,2018年中國醫美市場共有超過10萬家非法執業的工作室、美容院等機構。在市場監管仍然不完善的狀況下,還需要藥械廠商、醫美服務平臺、醫美機構和消費者一同倒逼監管,以免落入破鏡難圓的境地。

最后,諸多醫美平臺上數據、案例的真實性也是被行業詬病的一點。以“大眾點評”模式分享體驗,避免不了因缺少“信息守門人”而缺乏一定的權威性。此前某醫美APP就曾被爆出,發現兩家醫院兩個不同醫生的評論“撞車”,并提供了同一套評論分別出現在兩個位置的截圖。


醫美是個萬億市場,在產業鏈的每一個細節,都可以衍生出無數的服務機會。醫療機構正在使盡渾身解數提高運營效率,醫美平臺正奮力延伸業務半徑。不論是醫美平臺還是醫美機構,都將在2019年完成戰場上的另一次升級
(來源:網絡來源 網絡來源)

【免責聲明】

醫美網發布的資訊,是為傳遞共享信息為目的,不以贏利為目的,不代表本站觀點;如本站轉載的部分資訊稿件涉及作者版權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及時作出刪除處理。

VR赛车